瞎写写 LPMM专职

Blazing(三)

吻并没有持续太久,也没有发展成更进一步甚至几步的事情。LP不是什么不懂忍耐的家伙,何况他的欲望还没盛到如此地步,他只是沉默的看着MM并没有被这个吻打扰到睡眠的平静脸庞,开始思考为什么对方会在白天来到自己房间。

意识到那些晚上发生的事了?眯了眯眼睛想到。打架是肯定不怕,而且造成了事件又不是他的过错,毕竟不是他主动去找MM的不是?

“唔……”正当LP胡思乱想时,MM发出只是单纯语气词的音节醒来了。刚睡醒时的他眼神朦胧带着迷茫感,让LP有点喜欢。

但现在总归是个微妙的情况。

LP刚刚设想过MM醒来会是什么表现,除去吵架和打架这两个惯例,他觉得MM现在有理由直接偷袭然后捅死他——但等MM眼眸恢复明亮的紫罗兰色以后,他只是直直地看着LP,仿佛要把对方的灵魂也看的一清二楚。

靠!LP打了个寒颤,他发现这种不发一言的威慑力放到现在更胜直接了当的威胁,于是下意识地出声:“喂,你……”

“手给我。”

……?

“我说,你的手给我。”长发青年的语气里带了点惯用的不耐烦,“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手是什么部位。”

……果然意识是清晰的,说的话还是那么欠揍。这么腹诽着的LP还是把手递了过去,接着看让他心生诧异以及悸动的一幕。

MM小心翼翼地也伸出手有些犹豫地触摸他的手掌然后让两人十指相扣,接着垂下眼眸,平静的将他的手背放在自己唇上,缓缓闭眼。LP甚至能感受到MM的呼吸轻柔地吹拂过指背。

好吧,忍不了了。

“我说你不会是哪出问题了吧?大中午的跑我床上来玩暧昧?”他可是做好了来一场殊死搏斗的准备啊,现在这情况究竟是什么展开?!

“……很热。”MM睁眼忽然说道,看见LP发愣又补充了一句,“你的手很热。”

“这不废话么,你手不热?”

“那个时候不热,冷的要命。”

“那个时候”?

LP吁了一口气仿佛找回了人生正轨,“你都知道了。”

“嗯。”

“不想杀了我?做了那些事。”

“想。”

“那你现在还睡在我旁边抓着我的手不放。”

“因为做不到。”

LP总算发现MM变得有些违反白天常理的话少和……一种不明的情绪蔓延。所幸MM的手还只是比正常体温偏凉一点,不然他会以为对方又发作了。

虽然他并不介意在白天来一次。


MM感觉自己疯了。从他握住LP的手鬼使神差地想要完全获得这份温暖时就开始疯了。

明明最为厌恶这所谓的另一个自己,明明想要摆脱这样不应该的感情,但那个人的手仍然是用令他无法忘怀的温度轻而易举就把隐藏着裂痕的防御击溃。

而现在那个人正看着他,眼中是诧异释然担忧,还有……温柔?

阳光逐渐往床头方向移来,快要接触到MM的眼眸时却因为半拉的窗帘而被隔绝在外。MM微微蜷缩着盯着LP,看着对方脸颊上被阳光分割出光暗分明的两片区域,暗处唯一没有黯淡下色彩的是那只带有发亮印记的左眼。

该死,MM想到。他居然会觉得这个混蛋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我说。”LP显然对房间里这种“诡异”的气氛不怎么适应,“能把我手放开了吗……还有你来我房间到底想干什么?”

“不知道。”回应和放开手的速度一样干脆。

“……”

“那些情况是病。”MM趴在枕头上看着LP,语调轻松,“看起来只有和你做了才能好一点,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发作。”

“所以?”

“我想搬到你房间来睡。”

……

“算了。”LP沉默了一会,开口拒绝。

“怎么?”MM有些意外。

“我不是工具,而且我受不了天天睡我身边的人对我冷嘲热讽。”

……对以前的事生气了啊?

MM探过头与LP额碰额,“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以前是因为找不到喜欢你的理由,现在会有所改观的。”

“看起来你找到的理由并不是很合情合理。”

“而且你如果认为我是把你当工具的话,那就展开个让这些事都理所当然的关系好了。”

“……话说清楚点。”

“我说我们当恋人吧,你个白痴。”


MM发现到自己的优点是善于直面问题并找出合理的方法解决它。

当他听见LP的回应时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评论(1)
热度(27)
© 鸭毛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