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LPMM专职

物质

#由P站Yuna太太的脑洞衍生出的小黄文#

#当LPMM看也没关系吧我觉得#

#高能慎入#



#这玩意能发吗#






























“唔……哈啊……深一……进深一点……”

长发青年跪趴在凌乱的床上身躯光裸,滑落着汗液的皮肤泛着因情欲产生的淡粉色,口中的呻吟与话语是连他自己也无法察觉到的淫乱渴求。黑色的介于液体与固体之间的不明物质密密麻麻呈丝网状在身体上分布粘着仿佛要将青年吞噬,乍一看给人一种心惊肉跳的惊悚感。

但仔细看看的话,便能看见那黑色物质集中的区域是青年下体的敏感地带。完全挺立的性器已是被全部包裹住接受蠕动式的抚慰,而后穴部位是已经完全被遮盖住了一大块,从青年的姿态和语言来看不难想象这物质究竟是怎样的在这具身体内肆虐。

“呜……!”青年忽然一声呜咽紧绷起腰,体内原本只是老实一小股翻搅打圈惹来自己需求的物质忽然瞬间变的粗长直接捅进深处,滑过的一个地方带起一瞬间的快感差点让刚才一直被挑逗的青年射了出来。察觉到这一点的物质悄声无息地将性器包裹更紧。

青年头埋进手臂搭成的屏障里忽视自己被侵犯的后穴开始液体充溢。体内的物质开始小幅度在肠道内摩擦抽离撞进引起青年再次的轻微呻吟,下意识想合拢腿却被附着在皮肤上的物质毫不留情地强制撑开。原本只是停留在胸膛蹂躏两边乳首的物质开始向上蔓延将青年低下的头扳起入侵口腔,唾液不受控制地滴滴答答沿着侵占物的缝隙漏出沾湿床单。

物质将青年身上的束缚收紧,等对方仰起头发出难耐的喘息后才开始发起狂暴的无声攻势。埋藏在后穴的物质由戏弄转变为了快速地活塞运动,从外面看来黑色的物质依旧是一片平静,但凸出的里面伸缩力度与将后穴扩张的宽度似乎是完全以干死青年为目的来进行的。青年因为口中的物质无法大声喊叫,只能被强迫式的抬起头发出“唔唔”的声音显示自己有多痛苦,以及欢愉。

他甘愿接受这在外人眼里看来是十分荒唐的性交,让这以“那个人”掺杂了某种力量的血肉化成的物质完全的侵犯自己拥有自己,只为取得对于漫漫时间来说十分短暂的解脱。

物质在肠道内地快速捣弄发出闷然的翻搅水声,精准顶上敏感的地方又狠狠往里捅去在抽出重复过程,强烈的源源不断的快感将青年的理智折腾的像在风暴中的小船,随时都可能将被风浪吞噬再被拍的粉身碎骨。口中的物质也在不甘心似的翻搅逗弄舌头,上下两个地方都被堵塞肆虐让青年深紫色的眼眸里渐渐泛上了雾气。扭动着身体想摆脱却无济于事,反而让物质惩罚性地捆绑住双手固定在背后,胸前的乳首也在物质的覆盖下被细小一股卷住拉起疯狂地抠弄摩擦刺进缝隙搅弄。青年终于忍受不住而崩溃的哭出来放弃抵抗,呻吟也掺上了一阵一阵的抽噎。

物质显然不会因为这样就饶过青年。它的动作依旧没有减缓反而因为兴奋愈演愈烈,原本只是缓慢流淌在青年身体上的细流忽然躁动仿佛要喷溅出来一般开始无章法地沿着手感极好的皮肤游走,光滑无比的物质开始慢慢变化变得带有凸起的硬颗粒,游移过的皮肤上留下了摩擦过重所导致的红痕。只剩埋在青年口中与后穴的物质依旧光滑。青年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里面的动作与外面的刺激叠加起来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快感累积起来到达顶峰却被强硬地压制住不让发泄,青年知道是物质在捣鬼却毫无解决办法,只能默默地在痛苦与快乐中徘徊忍受。

不知这样的折磨持续了多久,等青年几乎快要对所能感知到的一切麻木而晕过去时,物质总算放开了对他性器的束缚——喜悦的喊叫依旧是被堵住,但不影响他痉挛着身体射出时获得的最高兴致地解放。

物质掐好时机等紧缩的肠壁放松下来后,猛然一下伸长探到不可想象的深处,慢慢地在陌生地带搅弄感受青年身体彻底的瘫软以及毫无抵抗。青年原本光彩的眼眸已经灰暗而失去了生机,真正被干到如此地步时已如木偶一般被物质撑住然后让稀少还能继续运作的神经接收感觉 。物质也意识到了这样一点,玩弄身躯已久的它缓缓退出后穴,肠道分泌出的液体随着动作溅射出来一些。它与原本折腾于后穴的分支与口中的分支汇集回归至重新安静下来的光滑细流中,缓慢轻柔的流动似乎在安慰青年一般。

“……”

物质听见青年轻声呼唤什么。它蠕动着,在青年皮肤上力度不重不轻地勒紧细流想要做个独属于它的拥抱方式。

『我在这里。』

它想这么告诉他。



评论(6)
热度(44)
© 鸭毛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