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LPMM专职

ELSWOED

#关于ELS的最后一个脑洞#

这个世界,无论是哪都不可能存在真正的逃避地。

所以永远都别有这种虚无缥缈的期望。

——
LP推开房门按住肩膀甩了甩胳膊,目光落在走廊窗外树木的傍晚余晖之上。随意把房门关上将嘈杂的声音隔绝在内,他灵活地跳上窗台向下望了一会似乎在思考什么,随即翻身攀着边缘用力一蹬来了个后空翻稳稳落在地上。

“你把灰溅到我身上来了,白痴。”树下传来不耐烦的声音,LP背对着声源没有回头。

“抱歉,MM。”

原先靠在树下的被称为MM的青年离开树荫来到LP身边,“情况如何?”

“那些'上层'不同意搜索队和我们离开拜德,理由是他们认为拜德还处于危险之中。”LP伸了个懒腰,“你知道这种事应该你去,我很难克制住往那些家伙脸上挥拳头的冲动。”

“嗬,偶尔也让我休息下吧。”

“没有下次了。”

LP说完这句话后抬了一下手似乎是想抚摸MM的侧脸,但只是抬起一半就放了下来。

“哦对了。”他说,“那些家伙似乎想让LK独自一人去霍亚金制造出的迷雾区域探索。”

“愚蠢至极的决定。”

“我出来的时候GM就在和他们争吵。‘上层’。嘁,到了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干些有意义的事情。”

“毕竟是拜德最年轻的骑士。”MM微微笑了一下,“不过对我们没有影响。”

LP沉默了下来。太阳渐渐西沉将光线暗淡,MM看着铺映在LP皮肤和衣料上的橘色被带有降低温度的黑夜覆盖,身后的建筑物内的灯光也被关闭宣告入夜的沉寂。不过MM不在意,他们之间这种类似的沉默有很多,何况他感觉得到对方还有什么话想说。

“人生充满痛苦。”

一句听起来无可辩驳的话,MM想到。但他还是问道:“为什么?”

“过去,以及我现在所见到的黑暗和死亡。”

“过去的梦魇不想多提。死亡?你是指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人,还是被陷害而死的BM和RS?”

“都有。”LP的声音在黑夜的风中有破碎思绪一般的飘离感,“我听到很多人对搜索队的赞颂,但我也见到了更深层的一些……我是说,人性。”

“说说看。”

“愚昧,贪婪,自私,毫无远见。还有女人和孩子在战乱以及压迫之下的生活方式。”

“喔,后者的话,大部分都是妓/女和女奴。孩子我不太明白。”

“被抢夺,或者因为饥饿而只剩下白骨。在受到波及但并不在中心之内的地方。”

“我原以为你不会怜悯。”

“我没有怜悯。”

MM看着LP。月光被乌云遮盖,LP能看见MM左眼发亮的符号;同时也能在对方眼里看到自己的。

“无可避免。”MM对LP笑了笑。“都是无可避免。战争带来荣光,铺垫之下的是几十倍或者几百倍的苦难。他们忍受奋斗是为了解放之后的世界。而我和你只是为了一个对这世界兴亡无关紧要的目标去屠杀,去背叛,去漠视。”

对这些所谓的“人性”坦然接受并利用充分的我们,才最残忍。

“嘿,来吻我一下吧。”按住面前短发家伙的肩膀,MM凝视着对方的脸,“就当是为了心中唯一光明的一个敬意?”

——得到满意回答的MM闭上双眸,在心里对LP的话做出回应。


人生痛苦,但并不可怕。

评论
热度(15)
© 鸭毛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