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LPMM专职

梦的后续

MM忽地睁开眼,但看见的只是暗色调的天花板,月光被木制窗框分割几块成标准的矩形投射进房间被地板反光成微弱的光源。风声并不大,有种催眠曲般的朦胧感。

他还记得那个梦。


——LP在他怀中死去。浑身是血,苍白的脸再也展现不了熟悉的狂妄的笑容。


就算只是梦,MM也记得他是怎样的悲伤。那样的悲伤大概是能摧垮一个人的吧,不会哭喊不会颓废,胸口像被穿了一个大洞一般空落而疼痛,MM甚至记得他在梦里想要让所有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为LP陪葬。

这么说来也有愤怒。

但死因记不清。

在愤怒什么也不知道。

只是意识到LP的死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冲击。

MM察觉到脸颊上的湿润而伸手抹了一把。居然哭了,他皱皱眉。这个样子不能给LP看见,不然会被嘲笑的吧,毕竟那个连大脑都被肌肉侵占的家伙还没有死呢。

……反正只是梦而已,谁都还没有死。

深呼吸使还在微微颤抖的身躯平静下来,MM拿起猫咪抱枕下床,他决定今晚到LP房间睡。


LP的睡相依旧不怎么老实,裸露的肌肉略充实的两条手臂搭在头侧,应该是裸着上身睡的。

MM掀开被子推开了一点LP,然后往空出的位置上躺了上去。对方不满的嘟囔了一句,挪挪身子似乎想把位置抢回来。

不客气的推醒:“过去,是我。”

“MM……”LP明显还在迷糊,用叹气般的声音说出两个相同的字母后便放弃了领地收回。

“我梦见你死了。”MM抱着抱枕低头把头埋在LP的胸膛上听着平稳的心跳声。“……有点烦躁。”反正不会说害怕。

“少来……老子还没死呢……”本能意识地反驳后LP换了个姿势搂住MM,“别咒我……”

MM呼出一口气,他忍不住微笑起来。

“晚安,LP。”

评论
热度(20)
© 鸭毛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