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LPMM专职

So Called Love

>.

这是……哪里?


炽热的风席卷着坚硬的颗粒刮过裸露的皮肤带起一阵阵刺痛,体力流失的身体就连移动根手指都艰难无比,不远处传来激烈的枪声,一切的一切在模糊的意识里逐渐形成一个地名。


无法……


无法地带……?


没有受到文明的恩惠、人人都以枪和拳头作为“秩序”的大陆。


跑。


要跑,要离开这里。


即使潜意识里拼命下达命令,身体还是移动不了半分。炙热的阳光烘烤着脊背,随时逼迫自己陷入昏迷。


到最后,所听见的是枪声忽然停了下来,和几分钟后近在咫尺的一声充满疑问的感叹。


“卧槽这里怎么有个傻逼在睡觉?”[划掉


>.

“General,有证据显示你与无法地带的反叛军卡勒特勾结,导致了皇都守备的暂时性失利。”


等……?什么勾结?


“我们从你居住的地方搜出了卡勒特标识,你所管辖的军队的副官也证实了你与卡勒特的暗中来往。”


不可能!我根本没有做这些卑鄙的事!


“皇都判处你免职并流放于海外。现在,请跟我们走吧。”


不……!陷害!有人陷害我!


“敲晕他。”


……!


General猛地睁开眼,看见的是略显破旧的木质天花板,以及坐在床边椅子上擦拭着左轮枪的年轻男人。充满沙漠干燥气息的风从身上盖着的被子以及男人身上传来,让鲜有接触这些的General下意识的抵触。


“醒了?”男人手指勾住扳机框用着极为潇洒的姿势抛起左轮然后接下抬手对着钉在门口的瞄靶开了一枪,“醒了就起来,老子还没睡呢。”


……


先不说是不是这个男人救了自己……General感受了一下要命的头疼以及口干舌燥的难受,最终还是决定要求点什么来防止自己再也起不来。


“抱歉,能帮我拿杯水吗?”像吞了沙一样的声音连General自己都受不了,而男人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他“啧”了一声,将枪放在枪袋里后就这么带着吱嘎作响的椅子转个身在地板上划出刺耳的声音,然后走出了房门。


General看了看瞄靶,男人刚刚看似毫不在意的一枪实际正中靶心。靶心中间的弹孔圆的有些不规则,看起来是射击靶心的次数不止三四次所造成的。


这里是无法地带,拥有这样精湛枪法的大概只有……


General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漫游枪手。


……自己的运气也真是太说的过去了。


>.


“漫游枪手”,是给为了能够在无法地带生存下去的而磨练超于常人的枪术与腿技的神枪手赋予的名称。


他们洒脱不羁,向往自由的浪漫,也能随意草菅人命而扣下扳机。无法地带里能有极好枪法的漫游枪手并不算多,但基本上每个都是卡勒特组织的得意助力。


为了保险起见……不能被他发现自己的身份。


地板响起循着由远到近式的嘎吱嘎吱声,男人五指指尖捏着一杯水晃啊晃进了房门,几滴液体被迫出逃砸落在地板上溅出湿润的痕迹。他将水杯随意放在之前坐过的椅子上,然后拍了拍General盖着的被子,“喂,水来了。”


“……”General勉强直起身后端过水杯一饮而尽,身体的不适感总算被这代表生命的力量驱散了些。“谢谢。”他轻声向男人道谢。


“那是,我救了你。”男人一脸心安理得的坐回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你还能动不?能就下床,不能就给我让个位置挤挤,我也想睡觉。”


……


General觉得这个男人可能只是个枪法好的精神病。


但出于自幼形成的教养,他还是很冷静的回答了:“我还是不太舒服,如果可以请让我一个人再休息一下。”


男人“哦”了一声,“我睡觉不打呼噜的。”


“不……和不明身份的陌生人在一起睡,会很不安全吧?”


“没事啊,我是弯的。”


“……这位先生先不说你回答的是不是我的问题。你刚刚好像说出来了不得了的事情。”


男人打了个哈欠,“你现在这样子就算拿得起枪,恐怕连瞄准的力气也没有吧?”


“如果是睡在身边这么近的距离的话我还是有把握的。”


“照你这么说,我应该现在就杀了你咯?”


General刚想张嘴说点什么,冰凉的枪管就已经抵上了他的额头——他甚至连男人拔枪的速度都没看清。


“看见了吗?只要你稍微有点不对劲,我马上就能把你的脑袋炸开花。”男人咧开嘴露出带着点得意的笑容,“你是军队的人,在这里很少见,所以我想和你多聊一会。希望你把握这样的机会,毕竟换做别人的话,你的下场可不会有躺在床上养伤这样的舒适待遇。”


General的眼神一瞬间沉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我是军队的人?”


“你身上的潮湿气味短时间的风沙掩盖不了,况且沙漠里不会有这么细皮嫩肉的人。”


General怀疑地看着男人。


“……好吧其实是我从你衣服暗袋里搜出了官衔授予书。你是个弹药专家?”男人很快坦白自己装逼失败,随即他换上了对某种东西感兴趣的表情问道。


General握住还抵在自己额头上的枪管,“你搜我身?”


“嘿,就像你说的,来路不明的人确实挺危险,尤其在这无法地带。”


“我也很危险,你知道弹药专家擅长什么。”


“所以我们来做个交易?”


“说说看。”


“我是一名漫游枪手——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能在这片鬼地方上保你。而你,”男人收回枪,但笑容未改,“贡献一下你的知识吧,我想知道所谓的弹药专家到底有没有这么神。”


“没有必要吧?我能和你达成交易,那我也能和别人达成交易。”


“只要你走出这间屋子的话,马上就会被子弹打成马蜂窝。”


“……”


男人抬手对着屋顶射了一枪,一阵沉闷的碰撞声后便是翻滚下屋顶的摩擦声,接着是什么物体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先声明,我在这虽然有横着走的分量,但想暗中搞死我的也不在少数。”男人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尤其是我把你这么个不明不白的人带回来之后。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肯定会先干掉你来保证不会出现意外事故。”


“……我明白了。”


“那么我叫Desperado,合作愉快。”


“我是General,但愿合作愉快。”


评论(3)
热度(20)
© 鸭毛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