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LPMM专职

Blazing(DEAdd番外)

说真的,如果一定要让他说出他一切所作所为的原因的话,他给不出多正常的答案——过去的记忆和现在的失败就像一锅不断沸腾的毒药使他陷入失控与清醒的夹缝中,摇摆不定,无法掌控。但他从来都不会让自己的痛苦形成病态的人格崩毁。他清楚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即使他在别人眼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你有害怕的东西吗?”

那个尚未做出选择的、和他相似的少年曾经轻声询问过他这种问题。那时候他和少年已经有了一层朦朦胧胧的不透明关系,美好但令人心生不安。他看着少年在月光下仿佛要溢出什么来的深浅紫眼眸,沉默地摇了摇头,告诉少年一个谎言。

然后他看见少年撇过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我害怕梦…有关过去的梦。”少年接着说。他察觉到少年在颤抖,就像他回忆起那些事时那样。毒药不该再被少年品尝,他不想让少年走上和他一样的路,那条痛苦、绝望、教人毁灭的路。

他拥住少年,头埋在对方的肩膀上。少年在夏日略高的体温令一直体温过低的他有了在燃烧的错觉。他听见有人在吟唱哀悼的歌,错乱的时间开始撕裂他的思想,悲伤和愤怒扩大他的力量。有什么东西在叫嚣、挣扎,马上就要冲破那脆弱不堪的阻碍——但炽热的灵魂将一切都平息了。少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转了个身,紧紧抱住了他。

歌声在夜风中与微弱的蝉鸣归为一处。他呻吟了一声,解脱一般低喘着气。

“你也一样。”少年说。

他痛苦的闭上双眼。

是的,我也一样,我比任何人都要在意和恐惧。战争和火焰让我们失去,知识和渴求让我们重生。有两个人走向了所谓的“正轨”,却留下我的“错误”在挣扎着分清梦境和现实。一无所有,一无所有,一无所有。

他几乎要哭泣。

少年默不作声地抚摸他半睁着有发亮印记的左眼,然后直起身,在那只眼眼睑上面覆了一个吻。

“有些事永远都无法解脱。它们会一步步逼近,然后蚕食人的思想……但不可能一直被困扰。你总会得到什么……”

少年与他额抵着额。

“你得到了什么?”

他愣愣地看着少年,张了张嘴,但喉咙像被堵住了什么一样发不了声。

……得到?

“你知道的,说出来就好……DE…Diabolic Esper……”

……我的…名字。

得到了……得到了什么?

是…你吗…?

我得到了…你?

名为Diabolic Esper的他深吸一口气,感觉脑中有什么东西忽然褪去了灰暗的颜色开始明亮起来。他露出微笑。

“是的,我得到了你…Add。”

就像黑夜中炽热的火焰来让我清醒的你。

评论(1)
热度(14)
© 鸭毛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