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LPMM专职

Family

.TMNT初试手

 
 

.有点语无伦次向…

 
 

.家庭温馨剧

 
 

.挺喜欢平常欺负小弟但一到关键时候就护弟的哥哥们//////

 
 

——

 
 

Leo感觉他很久都没见过Raph发那么大脾气了。那只带着红色头巾的变异忍者龟在安顿好受伤的小弟以后就握紧了Sai一言不发地冲出隐藏地,杀气随着他的动作和步伐满满的发散在略显昏暗的空间内,让原本站在他身边的Donnie发出干巴巴的感叹。

 
 

“Umm……看起来有人要倒大霉了。”

 
 

“跟着他,Donnie。”Leo简洁地命令道,“防止他干出什么会让他自己后悔的事。我留在这照看Mikey。”

 
 

“明白。”Donnie点点头,寻着Raph的踪迹快速跟了上去。Leo深吸一口气,将视线转至躺在沙发上伤痕累累的Mikey身上。他走到Mikey身边,蹲下身伸手抚上对方的额头,然后对着那缓慢的呼吸自责般叹了口气。

 
 

“……我真不该让你一个人出去的。”

 

 
 

Mikey伤的还不算严重,但对于一个活蹦乱跳喜欢到处玩闹的小家伙来说这样的伤势也足够让其他人为他担心了。眼下他正闭眼昏迷中,壳上有了几道划痕,一贯和他的性格一同散发阳光气息的橙色头巾与深绿色的皮肤上也有着被汗水和血迹侵染的破损以及伤口。他偶尔发出的无意识的痛苦呻吟让Leo紧张起来。

 
 

放在Mikey额头上的冰袋被不断调整着位置,Leo在做这件事的同时不忘给Mikey的伤口检查上药,有些伤口较深的地方也被缠上了绷带。他尽心尽力的照顾着Mikey,动作不自觉地完美诠释了温柔大哥这种状态。虽然他确实是大哥,这个四人团队的领导者,会刻意或无意用优秀而亲切的姿态去完成他该做的一切。

 
 

队长。大哥。大哥。队长。

 
 

他总能找到平衡点。

 

 
 

Leo看着Mikey有些出神。如果Mikey没有受伤,那现在Mikey正应该端着披萨大摇大摆的走进客厅招呼着自己Raph和Donnie过来吃晚饭,四个人坐好开始分披萨时不安分的他又会绞尽脑汁将披萨为自己占得更多分量…接着,没准Raph还会和他打起来,Donnie也可能会拿着那根六英尺长的木棍加入追逐战当中。

 
 

“日子还不坏。”Leo喃喃地说。回想起的记忆让他的紧张感消散了大半,Mikey痛苦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这让Leo相信他面前的小家伙很快就会好起来然后又会兴致勃勃地把藏匿地闹翻天。 

 

现在Leo觉得他都能听见那些机械足忍被扭下头颅或者四肢的金属碰撞声和错乱电流声,那会是剧烈而响亮的噪音,伴随着Raph的怒吼演奏出愤怒火焰的发泄。他并不担心,也不想要阻止。他将Mikey的手臂好好摆放在对方的龟腹甲上,猜测起足忍又会报废多少。 

 

Raph就是这样的,队伍里暴躁易怒并且热衷于战斗的角色。虽然他总是欺负Mikey,但谁都知道身为家里老三的他其实比谁都要在乎他唯一的弟弟。看见Mikey带着一身明显是足忍造成的伤跌跌撞撞地走进隐匿地然后昏倒,Leo明白自己都险些控制不住从心底蹿起的盛怒,何况是很早前就已被身边人贴上“愤激”标签的Raph。 

 

Leo甚至有着隐约的期待。他希望Raph拆掉更多的足忍,越多越好,越痛快越好。尽管他清醒的认识到这大部分是Mikey(也许还应该再加个自己)的错——Splinter带着April去下水道深处实地练习,不甘无聊的Mikey大声嚷嚷着要去地面玩滑板,他招呼了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卡通片的自己,自己没答应也没阻止他背着滑板去往地面——但自责归自责,Leo还是无法原谅伤害Mikey的家伙。这个家里没人能原谅伤害Mikey的家伙。

 
 

“Mikey怎么样了?”

 
 

熟悉的满是焦躁感的声音传来,Leo转过头,意料之中的看见了怒气未消的红与略显疲倦的紫。

 
 

“我给他上了药,包扎了一下。”Leo回答,然后站起身为Raph和Donnie让开位置。“你们拆了多少机械人?”他又问。

 
 

“能看见的全都拆了。”Raph心不在焉的回答。

 
 

“看起来那些足忍是去博物馆偷取某样东西的,结果很不巧被Mikey撞上了。”Donnie补充解释。“我们沿着落单的足忍发现他们的时候,该有的编制人数我目测大概少了一半。……Mikey遇上的是一场恶战。”

 
 

“显而易见……只是为什么我会觉得Mikey使自己跳到那些足忍面前的?”

 
 

“他就是这种得有人看着的蠢货。”Raph显得“习以为常”,“我现在很想撬开他脑袋看看里面到底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Leo和Donnie互相对视一秒。

 
 

“需要我们阻止你吗?”Donnie发出坦率的疑问。

 
 

“我觉得需要。”Raph同样坦率的回答。

 
 

原本的低落沉闷的气氛在这么一番话下来缓和了不少。Donnie表示Mikey的昏迷重点是脱力造成的,身上的伤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放下心的Leo则是在阻止同样放下心了的Raph把Mikey揍醒……好吧,最起码有什么东西已经恢复成正常状态了,而剩下的不正常的也很快就会恢复。

 
 


“嘿兄弟们……我昏了…呃…昏了多久?我梦见了萤火虫在我头上跳踢踏舞……”

 
 

听见比印象中的欢快语调更偏虚弱了一些的声音后Leo从思绪中猛地回过神。Raph则握住Mikey的手一脸欣喜。

 
 

“只是一盒披萨送到家的时间而已。”Raph说出一句很合适的安慰。

 
 

“披萨?…嗯…你们有给我剩下点吗……”

 
 

“呃,嗯…别担心,新的披萨已经在路上了。”

 
 

Leo配合地晃了晃手中的TPhone。

 
 

“谢了……”Mikey安心的躺平,“我还是有点累…而且萤火虫的舞还没有跳完……”

 
 

“累就继续睡吧。”Paph拍了拍Mikey的肩膀,“要知道,你可得干了件大事……有点蠢的那种。”

 
 

“但我还是挺赞的…不是吗?”

 
 

“是挺赞,但你还是睡下更好。想想你醒了以后就有披萨吃吧,而且我们还不和你抢?”

 
 

……

 
 

Raph和Leo平静地看着Mikey瞬间打起了呼噜。前者伸了个懒腰,然后边打哈欠边往自己房间走去。

 
 

“哈……我也得去睡一觉了。”

 
 

“做个好梦。”

 
 

Leo坐在Mikey身边,拿着Tphone开始拨打披萨外卖的号码。

 

评论(2)
热度(24)
© 鸭毛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