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LPMM专职

Demons

LC魔王组小短短

今天22被DL黑霸肛的要死要活  不过(看了P站里喜欢的太太画的LC们以后)想了想  我还是继续爱魔王组x

——

从那个太过真实的噩梦里惊醒的感觉是让人如此的不舒服。悲伤,愤怒,恐惧,他们分支然后汇流在一起紧紧箍住心脏,让人几乎透不过气。这太诡异了,露想。她很久、很久,都没有做过梦了,更准确说,是很久都没做过噩梦了。

被背叛,被封印,独自一人在黑暗的深渊感受着永远无法温暖起来的铁链温度。力量与地位逐渐被蚕食,那种要把一切都吞噬的虚无感……

露忽然觉得,她太冷了。

按照以往的习惯她应该是和拥有她另一半灵魂的男人——希尔一起睡的,但因为白天爆发出的力量让对方产生了某种变化……或者说是变异?希尔似乎看起来并不怎么高兴,他今天甚至都没有做饼干给她吃。

嗯,真诡异。

露意识到自己难得的没有耍脾气而同意了希尔一晚上对她的避让。但这不是重点,现在,那个和平常不太一样的男人会在哪儿呢?

她掀开被子起身下了床,赤着脚在黑暗中摸索着走到门边时却停下了动作,想了想,她回到床边抱上了那个小小的噗鲁布偶再次折回门边开了门。

屋子寂静的能听见窗外微风抚过树叶的声音,搜查队的人看起来都睡的很熟。露踩着冰冷的地板尽量放轻了脚步,灵魂的联系在她心中缠绕出一根细细的丝线,指引着她找到要找的人。

直走、下楼、左拐、直走……到了。

一只手抱着噗鲁布偶的露看着处于走廊尽头的房间木门,门上深蓝色的有些磨损的金属装饰月光下映照出温柔的反射,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觉得这就像希尔。浅银,深蓝。温柔,锐利。希尔,希尔。

她敲了敲门,张张嘴,但还是没有开口呼唤心中想了一路的名字。

过了一小会,门开了,白发男人的容貌意料之中的出现在她面前,包括脸上的尚未反应过来的惊讶。

“希尔?”露歪歪头,叫了一声。

希尔这才反应过来,看见露赤裸的双脚他瞬间换上了带着自责的表情。他尝试性的伸出双手,见对方没有抵触后就快速的将对方抱了起来。不知道是微凉的天气还是赐予他力量的缘故,希尔感觉露的体温似乎比往常低了一些。

“嗯,什么事?”他回答。将露放在了床边上后接着靠着她坐下。

“朕睡不着。”露握住怀里的噗鲁布偶的双手上下摆动。“做噩梦了。”她又补充道。

希尔看起来也很意外:“噩梦?”

“嗯,害朕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原因。它们都从来没有那么清楚过,朕差点以为回到了过去再次体会那种屈……”

她把声音停下了,因为希尔看着她。

“……我很抱歉。”

良久,希尔才轻声说了这么一句。但露流露出困惑的眼神。

“也许是因为我让你在越来越清晰地记起来…也许我现在这副模样让你觉得我会背叛你。”

“……”

希尔抬手捻了捻自己变得和露一样的白发,“虽然力量更强,与你也更接近更相像……但它让你不开心了对吗?”

“……”

“嘿……这真是,够难看。”

露看着面前的男人忽然散发出的阴郁和肃杀,带着悲伤愤怒恐惧——就和曾经的她一样。就和她刚刚的噩梦一样。

“不是的。”

她下意识的反驳。

“你不用……”

“不是的!!”察觉到希尔现在的负面情绪,露直接大声遏制了对方尝试说服自己说服她的言辞出声。随即她又深吸一口气,紧紧掐了掐手中的布偶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你用不着这么觉得……你和我的过去没关系,而且现在的样子也还是很帅气。”露声音低低的说,“我不喜欢你这么悲观,它让我觉得很讨厌,讨厌至极。这不像你。”

你的锐利更增,但你的温柔仍应继续。

露眨眨眼睛,她有点看不清东西了。

“所以不要把自己变成朕讨厌的样子……希尔。”

她认识到自己有多害怕失去现在这个“温柔”的希尔。她经历的改变有太多,再也无法忍受他的生疏与远离。

——蓦地,露感觉自己被温暖的体温包围住了。脖颈感受到一阵深吸重呼,希尔用的力气大的让她有点透不过气来。拥抱只持续了很短时间,直到希尔直起身看着面前的小女孩。

“我明白了……很抱歉,露。哦我的道歉指的和之前说的不是同一个意思。”

“朕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一大一小对视几秒,不约而同的都“扑哧”一下笑出声。

“明天记得给朕补上今天份量的下午茶!要棋格饼干!”

“嗯。”

“呼啊~好困……希尔,今晚上朕就在这睡了,你负责陪朕。”

“不先去洗个澡吗?你貌似很冷。”

“魔族就这样啦,希尔快睡。”

“嗯……”

露很高兴的看见了那银辉一样的光芒重新回到了希尔的眼中,熠熠生辉的就像要溢出来。他对她笑,带着嫌言语为累赘的宠溺。

她想,那是她这个世界里拥有的最珍贵的宝物。

评论(5)
热度(39)
© 鸭毛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