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LPMM专职

Eyes

再一次的深夜60分投稿……主题是鹿……超时多久我不想算……最起码我写完了……找了很多人问有什么关于“鹿”的脑洞,最后被提醒动物园……接着联想起之前看到的关于回头鹿的传说就有了思路……但是!这不是动物园的故事!


先说下回头鹿的寓意是:一见钟情


前面文风有点小女生……


背景还是互相不知道变身身份……但是我觉得就算身份暴露他们两个的感情也不会发生大的改变~


就这样!还是希望有人喜欢~


——



“A……Alya……@口@”


“怎么啦?”


“我我我我我一定要么干吗……和Adrien约约约约约会?!”


“严格来说是一次‘原本打算四人同行去看画展但是因为有两个人临时有事所以只能让剩下两个人一起看画展’的一次意外事故……不过对于你来说,恩是的,你要去和Adrien约会。”


“ΣO口O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那么大声会把前面的Adrien招来的啊Marinette。”


“QAQ……”


看着自家好友一脸欲哭无泪的惊慌表情,原本以为自己能毅然无视的Alya还是扶着额头深感世间爱情不易。


“听着Marinette,你不能总是这样看见Adrien就完全失去语言和社交能力,那样你永远都没法和他有进一步的关系的。”Alya攥着Marinette的肩膀认真直视对方还带着茫然的湛蓝色眼眸,“现在是个机会!要么回家,要么见男神,你自己选。”


Marinette转头看看不远处靠在路灯上悠然看着风景的Adrien,再回头看看Alya充满期待的脸。


……


“……我选择死亡……”


“……=L=”


“别这样看我我也不想的但是你知道我就是完全没办法和他说话啊!”陷入恋爱困境的少女挣扎着抓住闺蜜的手发出求救信号,“Alya你陪我去好不好!Adrien要等急了!”


“不行,这是对你的考验。”


“我一点都不想要这样的考……唔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被满脸生无可恋的Alya一把推了出去之后手忙脚乱刹车急停维持平衡抬头——


Adrien正站在旁边露出足以使自己大脑死机的天使般的微笑。


Marinette甚至都能看见用来衬映笑容的玫瑰花+闪闪亮背景。


“啊,上午好,Marinette。”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Adrien和我打招呼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对我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刚刚站直了是重视和我的见面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该怎么办要不要上去抱住他好啊啊啊啊啊啊我想吻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让人喜欢的男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玩家Marinette获得即将爆炸debuff状态】


处于两人身后观察站位的Alya再次做出了表达自己已经没眼看下去的肢体举动。


画廊门口。


“说起来真不凑巧,Alya和Nino居然都没有时间来看画展……”


“呃……是啊……”


“今天的画展主题是‘鹿’,据说鹿在东方的寓意是善良和美好……Marinette你知道些什么吗?”


“嗯……这个……”


“……”原本走在前方的Adrien停下脚步微微侧头对着完全不敢直视自己的少女露出有点无奈的笑容,“画展不是那么严肃的场合,用不着那么拘谨的。”


“啊哈哈…抱歉…我在外面就是这样……”Marinette紧紧抓住扭曲蹂躏小小挎包的细带,红着脸用僵硬的笑容应付着。


这么苍白的狡辩连自己都看不下去……


Adrien伸手安慰般拍了拍Marinette的肩膀后接着往前走去。完全没看见已经想一头撞死在墙壁上的少女几近崩溃的表情。


……我能跑掉吗……完全没办法在他旁边待着啊啊啊啊啊……再这样下去我要死了……


但是这么走掉的话反而完全会降低好感度的吧!!!而且Alya又会点着自己的额头说“你是怎么回事”之类的……


……QAQ……


最后Marinette终于能够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到周围被鹅黄色墙壁衬饰出排列整齐的或大或小的画框。也或许是因为艺术的奇妙召唤,也或许是母亲曾经提起过的某个鹿的故事,纠结于泥沼当中的少女居然能够好好注意到那一幅幅色彩或黑白交织穿插构成的抽象或写实的图像中,这让她总算能歇了口气。


每幅画上所表达的事物与情感都不尽相同,尽管它们都是一种动物。Marinette觉得一些画是能在一瞬间的过程中准确无误的击中一个人的内心的,就像她刚刚扫过……她现在注视的这幅一样。


这幅画的构图很简单,幽深的树林里,有着阳光斜射投下零零碎碎的叶影,那头鹿背对着画框之外回过头,黝黑眼眸里的光就像一颗温润的宝石,剔透的让人晃神。


“你也喜欢那一幅?”


少年的声音很轻,在人数不多的画廊中只能被少女刚刚好的听见。


“我喜欢……它的眼睛。让我想起来妈妈和我说过的一个故事。”


“不介意让我听听吧?”


“很简单的故事。”Marinette深吸一口气,她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马上就要想起来了。“一位猎人追赶着一头鹿,当他架起弓箭想要射杀那头鹿的时候,鹿回过头来看着他,猎人被它的眼睛所打动而放下了弓箭,然后鹿变成了一位少女,和猎人生活在了一起。”


“哇哦,这可真是…嗯,一个不错的故事。”


“所以它只是一个故事而……”Marinette习惯性的往身边的声源看了一眼。只一眼,她就彻底忘记了她要说的话。


——Adrien认真欣赏着那幅回头的鹿,灯光就如油画里的阳光角度一般充满艺术感的将他的侧脸细细勾勒加以漂亮的光影描绘出独属于他的气质,碧绿的眼眸就像午后被晒的暖洋洋的枝芽新叶,还带着一点儿轻微的润意。


真要命。


不管怎么样,等Marinette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红着脸冲出了画廊准备好迎接闺蜜的惊叫以及第二天来自Adrien的询问了。



可是这根本不怪我嘛……


就像完全放弃了人生了一般自暴自弃的Marinette想起来那个场面还有那个侧脸时永远都会这么小小的嘀咕着——但她同时也觉得,不管记忆是模糊还是清晰,她肯定再也见不到比那更好看的绿色了。


就像她再也不会喜欢上比他更好的人一样。



评论
热度(25)
© 鸭毛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