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LPMM专职

存个开头……第一次写金银但愿我不ooc


——


当倦收天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只能喵喵叫的小活物并且无法像往常一样照顾自己时,他的反应是一甩在阳光下照的灿金金的尾巴,眯起细长的眼眸下意识的回忆起去往原无乡家的路来。


这种回忆只闪映了一瞬在脑海,却清晰的连路上的石块街边的树木都记的不差分毫。接着金黄色的猫咪身形在暖黄中一窜就上了桌面,对着窗台的锁拨弄了几下开启之后,肉爪一发力抬起窗户,敏捷跃下安然落在草埔之上抖了抖身子便径直往记忆中的方向奔去。


倦收天与原无乡两人的家并不算太远,平时也能散个步路过顺便进来泡茶聊天——如果不是两人身份问题的话,这种事情应该时常发生。倦收天暂时停下了脚步环视了周围一圈,脑内计算了一下自己的脚程与行至目的地所需的距离,躲避了无聊小孩的玩闹抚摸后才攀上高处继续赶路。原先两人都是道家学院的教师,却因院里高层内部产生分歧划分了南北两院而无奈顺应岗位调动。倦收天调去北院,而原无乡待在了南院。两人工作上禁止交集不说,私底下的交往也或多或少有了影响。


但好在两人的交情并无法被这无理的条条框框束缚下来,也就是不能太过明显的来往,表面功夫做做就足以应付。原无乡的住处映入猫咪的眼眸促使小家伙再次停下脚步,反而踌躇着该如何以这幅面貌去见对方了。


评论
热度(4)
© 鸭毛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