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LPMM专职

【LPMM】暖。

之前删了好些文

挑些没那么黑历史的重发

这篇是之前写给99哒

——

束着马尾的白发男人在电脑屏幕上看见那小小却排版美观的一句话时,他的左手正端着一杯咖啡抬成托举的姿势,拇指的侧面有窗外叶与光交织而斜斜投射下的漂亮光斑;而右手暂停了继续下滑的动态,两指略微抬起似乎在预谋主人的思考来。过了一会儿,他眯起流窜着微光的紫眸,启唇轻声读出了那行字。

“‘如果你不必处理过去,那么回忆是一件美好的事情。’……这是个好句子,LP,很适合我们俩。”

轻微却不温柔的声音就这么在午后的氛围中绕出慵懒的意味,直到被坐在对面另一人所捕捉。

“……哼。”被称为LP的青年从鼻腔里发出不知是轻蔑还是调笑的音调,“所以你这是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感到不满了吗,MM先生?”

“恰恰相反。”

精致的瓷杯被带着朴素银戒的左手放落在盘上发出“嗒”的一声轻响。LP的目光顺着戒指上的纹路向上行进,修长的手指、白皙的皮肤、隐秘的身体还有从白色衬衫领口中露出的精致锁骨。暖色顺着五官的投影让本身就赏心悦目的脸庞更显迷人。

大概是短暂分别带来的欲望,LP想。理所当然。但欲望并不意味着他会放弃反驳或是质疑。

“不好笑的笑话。”

“我没有说笑——那句话确实适合我们,某种意义上来讲。”

“例如?”

“现在。”

店门再一次被推开。但LP注意到的是音乐的切换。这个时间段的咖啡厅有点冷清,连着说话的声音都带了点模糊不清的朦胧味道。

“……我们三个星期没有见面了,不是吗?我们不会经常性的在一起,也不会提起上一次见面的事情。”

“是的。”

“我想说,你是个好恋人,LP。你会意识到一个盆里养不活两株花。”

他在想什么?满足?为了现在这明显很愚蠢的相处模式?LP身体靠后屈指叩着玻璃制的桌面,试图从MM的表情中解读出什么。斟酌词语不是他一贯的作风,但眼下进行争吵显然更不是聪明人该干的事情。

他们总是这样,朦胧的雾气中对彼此驻足相望却难以求得一个拥抱。对高傲略显孤僻的MM来说这样再好不过,但对于LP而言,分离已是让人不想再继续的事情。他是不是该提醒对方两人曾经交换过的誓言?

谁知道呢。

MM侧着头,白色的发丝埋藏住手的托应,而那双漂亮的眼眸直视着自己,里面盛满着——谁知道呢,要说不在意的话,这可是自满的猫咪唯一流露出可以称之为爱意情感的举动了。LP喜欢那双眼,和自己相似却又完全不可相提并论的光芒:阳光下,阴影中,干净的,朦胧的。

也许还要再提一种,LP舔了舔嘴唇有些恶劣的回忆。对,就是被情欲吞噬而欲求不满,带着遏制不住的泪水……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棒的事情了。这种幻想要持续短暂的一会,然后MM会带着小别之后的惊喜来将幻想经由主动之手变为现实。

但在一切结束后,看着身边熟睡的青年散落脸庞的发丝随着呼吸带来的幅度微妙起伏,LP还是觉得他很难将那句话说出口。

——别离开,留下来。

别离开,留下来。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说出它甚至不需要三秒钟的时间,但MM知道自己等待了有很长一段时间。

这是一个不知该从何说起的故事。想想只是普通到不行的相遇相识相恋,但里面两人对外一致的“怎么看都不会恋爱”的印象又让人好歹能够记忆深刻一些。到了现在,MM只能微微偏着头看着自家恋人那平静稳定的神态,觉得这个时候得来一只猫跳上对方的怀抱中。

那只猫将会有漂亮光滑的脊背毛、懒懒甩动的尾巴还有宝石一般的瞳孔。和毫无暴戾感觉的LP拼凑起来一定是非常让人能够放松下来的景象。

哈。

这很奇怪,MM原本相信自己永远都停止不下思考,不管是数据计算还是对每件即将到来的事情的精密准备。但在和LP待在一起,嗯……他就不会再去考虑那些费心费力的事情了。就像现在,他可以暂时放弃掉那些资料与行程安排,告诉自己需要的只是一只猫而已。

LP很少笑,他也是。但他们之间不需要过多的、用来彰显自己幸福感的那种腻的要命的笑容,尽管他们几乎每个月才见上一次。这种诡异的模式一开始只是因为两人工作地点与时间的错格所造成的,那时候MM得承认他喜欢这样,足够的空间与足够的自由,消耗体力的事情不需要太多次数。

只不过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越来越深时,他怎么能够满足于漫长的等待与短暂的相见?

当MM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脑子里与LP共处的记忆已经能够影响他的生活。他会突然记起来LP的活力充沛,对厌恶事物毫不遮掩的给予有些幼稚却直接的藐视,还有轻柔抚过他皮肤与发梢的手,夜里覆盖他身体的温度与气息,以及某一次会面后离开所留下的纸袋中装着的巧克力与银质戒指。

他是有些贪恋的,尤其是在知道LP只在他面前展现出那么多时。好吧,所以他想任性一次。

不是通过举动,而是亲口说出的言语。MM视线停留在LP的银戒上沉默但平静的想着。这家咖啡厅还会带着光芒的青睐让他们继续停留直至傍晚,接着他们会一起离开来到LP的住所,一个夜晚后二人世界便会终止,他们会在车站分别,然后再次等待下一次的见面。

阳光缓慢的在桌面与胳臂上爬动,暖意莫名让人心生起细微的希望来。MM记起电子邮箱里草稿箱中准备了许久的辞职邮件,他闭上眼,缓缓深呼出一口气。

请在我离开之前,将挽留说出。

那样我将会……

如你所愿。

无法阻挡的事情,不管是从心理还是生理上来说。

灯光瞬间破碎在黑暗中以后便是独属于夜晚下的隐秘。拥抱,深吻,阻碍褪下;抚摸,进入,迎接快感。身体承受着对方的温度,炙热到就像快要融为一体。喘息低吟回绕在耳边让人再也回归不去现实,只剩下来自灵魂与肉体里最真实的渴求。知道呼唤对方的名字会得到安抚,知道紧抱对方的身躯就会获得短暂的回神,……知道将沙哑带着哭腔的音调泄露,所得到的就会是几乎要将人逼疯的快感。

但分明又是在持续不断的浪潮中寻求安心感。

“L…P……LP……?”

“嗯。”

让我留下来……告诉我,你想让我留下来……

但实际说出的是什么连自己也完全理解不了,只能想要抓住什么马上就会要消逝的事物般紧攥对方的手臂,再也控制不住的仰起头发出意为登至顶峰的叫喊。

……有时候MM会做一个梦。

他会看着自己被黑暗包裹住,裸露的皮肤与冰冷接触产生薄纱似的触感,接着他会感到十分疲倦,几乎就想这么沉睡下去——但他总会想到LP,然后那一层层交叠起来的黑暗就开始松垮,抽丝剥茧的成为一种跳跃的迟钝疼痛。

他并不想承认爱是痛苦,或者说是,他不想那么轻而易举的被戳中伤口。他的骄傲盘踞灵魂里最深层的部分,除了死去难以剥离,只有LP能了解它并懂得骄傲下深埋的柔软。反之他也一样。MM坚信自己所了解的比他人多得多。

最后他会醒来,偶尔在LP的臂弯中,但大多数都是在孤独一个人的冰冷中。现在该是如何?……MM察觉到他暂时可以不用让自己陷入思念的纠结之中。

青年的呼吸盘旋在头顶,声声响响将他的不安剥离出脑海。如果你愿意让什么人陪你在同一张床上清醒,那么这个人肯定有着非凡的意义。一种模糊的情绪从内心蔓延攀附手臂,促使他握起LP的手心。

坚硬的圆环状物体早就侵透了体温成为一道小小的热源。相握之时暖和的就像一个小小的暗示。

他转过头,看见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正亮着屏发出微小的嗡嗡运转示意,草稿箱里的辞职邮件提示在凌晨时分被发送出去。手中握着的力度忽然加重了些,耳旁的问好带着初醒时的沙哑。

他看见窗外的明亮缓缓上移,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再也不会做那个梦了。

他的梦魇被身旁之人隔绝殆尽。

评论(2)
热度(24)
© 鸭毛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