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LPMM专职

【LPMM】咖啡因。

删文重发第二篇

——

真奇怪。MM想到。他从未有过如此的做法……离开研究室,窝在沙发上,抱着枕头光着脚缩成一团。窗外是哗啦哗啦惹人心烦的大雨倾盆,MM用余光瞄见了被他散落在地板上杂乱无序的发电机。和身边悠然飘动的启示录不同,它们仿佛就像死去了一般安静。

要捡起来。……或者说维持现状,随便它们。

连一根指头都不想动的MM意识到了自己莫名的懒惰,他深呼出一口气,目光一点一点将焦距散成毫无逻辑可言的空想。往常这时候的他应该是已经身处研究室或是战场,冷静并且享受构造发展自己所需要的事物——数据,或者是敌对方的死亡率。他是高傲的将军,亦是冷血的战士。

然而现在他却在这个雨天无所事事的像一个失业者。

……并不是什么失业……硬要说起来,更像是只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MM“嘁”了一声,抬起手一下一下看似轻松随意的拍打着启示录,漂浮在半空的紫色方体配合的做出类似弹跳的举动回应,总算让暂时发起玩心的主人露出称心的微笑。空气一点一点升温成闷闷的热,雨声也变得滴滴答答就像一种莫名的催眠,起不了丝毫的降温作用,反而让MM慢慢的合上眼眸,在一片烦躁的心绪中尝试着沉下去最后脱离现实。

……

…………

门锁被打开的细微摩擦声在昏沉不愿醒来的意识中被无限的放大又被放慢,蜷缩在沙发上半睡中被吵醒的青年皱了皱眉抱紧了手中的软软棉质物,咳嗽了一声权当欢迎自己等待的人回家。敷衍或是不负责的态度大约是惹火了对方,等到带着一身外界凉气水意的家伙咚咚咚踩着明显不耐的脚步声停在沙发边上MM才慢慢悠悠睁开有些酸胀的眼睛,有气无力的对着自家恋人答了句沙哑到不行的话:

“离我远点……”

“……”

LP总算是压下了把MM扛起来冲进房间再摔到床上的冲动。

“你在生病。”

话音落进脑海MM才反应过来身上异样的燥热还有不寻常的行动不便。这么说来倒是可以解释一天以来的消极怠工?MM挣扎起身的同时还不忘手中的枕头以及看一眼旁边进入了休眠状态的启示录,揉了揉眼睛将卡进衣领的发丝一把撩出来,一瞬间舞起来的银紫就这么散掉了自己的体温,冷空气唰的窜进衣服里让MM舒服的呼了口气。

“要你管。”

他不大声不小声的应了一句。

“你个蠢蛋。”

——话语里的刻意让LP觉得自己要是猜不出他在想什么就得担起“天下第一傻逼”的称号。

LP也算是百经磨练点上了哄妻一万年技能,了解MM在生气;虽然说对方看起来只不过是自己作死躺沙发上睡然后睡出了着凉高烧,但归根究底还是自己不留讯息一个日夜的外出让这名灵魂中一半属猫的青年担心了。

这时候就该温和下来尝试刷一刷好感度再拖人去吃药躺好。

“紧急任务,那时候看你刚睡下,就没吵醒你。”LP舒出一口气,幸好他早有应对。“事情因为下雨有点拖沓,喏,算是赔罪吧。”

接过巧克力的MM连包装都没看一眼直接扔到了一旁的启示录头顶上。后者一下休眠模式中惊醒见到主人醒了之后欢快的钻进怀抱蹭啊蹭,一不留神将MM原本就胡乱扣上的衬衣扣子蹭掉一个露出一片白皙泛着微微粉红的领域。MM也还是没意识到一般任凭启示录蹭着,像是睡着又像是冷战一样没有再给LP什么反应。

两人僵持许久,窗外不知是路过什么鸟,仰起脖颈从喉咙里嘹亮的叫了一声,接着伴着残留的水气顺着风扑棱扑棱费飞远了。

MM又咳嗽了一声,将启示录轻轻推开后转头叫了声LP。

“嗯。”

你错过了。

“哦?错过什么?”

MM又是不答,只是慢慢的起身,晃了几下站稳在LP面前,凭着两人差不多的身高直视对方的眼眸。在不解的眼神中慢慢靠近,胸膛前展露的皮肤烧的好像腾着一团火焰,渴望用什么来浇熄。

——或者让这团火越烧越旺,直到它吞噬两人让彼此满足,随即消散为止。

所以说发烧没准还是有点好处的。MM感觉他从没这么清晰的意识到自己需要什么,杂念都被搅成了一团浆糊等待丢弃,而LP就近在咫尺。他带着需求伸出手,在手还没有被握住之前一把将始料未及的LP推倒在地,随即毫不留情的将自己的唇印在了对方的唇上。很快LP就意识到了MM真正的、难得一见的意图,一发力就轻易完成了反攻,一手摸进对方大敞的衣领里抚摸着手感颇好的腰部。

“不回房间做?或者先吃药?”

MM一把扯开自己的衬衣将上身完整暴露在LP的眼前借着从腰部传来的抚慰快感发出舒适的呻吟,察觉到对方突然一窒的呼吸后。他直视那双将视线聚焦在自己身体的眼眸,默不作声的做出嘲笑。

“LP。”

……LP仿佛看见了自己会得到的评价。

“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蠢蛋。”

评论
热度(34)
© 鸭毛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