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写 LPMM专职

【LPMM】你身所爱

沉迷LOL。

整理备忘录发现一个史诗级大坑,先发一下,目前进度已经上垒。

等填完就删掉这一半重发。

——

一个野蛮人的想法和性格总是能在微末的细节处凸显张力,让人觉得近乎不可理喻。而身为相处过好一阵子的旁观者,在短暂分别后更是能对那些十分符合事态发展的——压迫与狂暴——敏锐地察觉到。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任务回归的MM端着杯子面不改色的啜着热巧克力,视线投放在房间不远处刚洗浴完正整理脱下衬衫的LP身上。

——共处一室?他们真会安排。

那件衬衫实在没什么好整理的,并非说是破旧或是邋遢,只是那上面满是喷射状的血迹,与衬衫原本的深紫色调混杂带来一种威慑性。嗯,虽然对于MM而言这个评@价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效果。

MM将杯边碰上嘴唇,但脑海里又浮现出LP踩着敌人的喉咙将对方的手臂直接扯下的模样。野蛮、凶暴,MM觉得除此之外他已经说不出什么了。两人分别了一段时间进行自我突破,除了更强劲的力量与更聪慧的头脑,看起来性格分歧的道路也走的更远了些。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蹂躏敌人,折磨敌人,在他人的痛苦中得到快感,在MM眼里看来都不过是小孩子取乐玩闹的把戏罢了。

所以还是一点都没变,LP。

“在想什么?”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MM一瞬间回过神面不改色地将热巧喝干,将杯子优雅放置一旁。时间推移,两人都在改变,他也知道自己再不会像以前一般被轻易挑衅。“在思考为什么你不能学着收敛。”

“收敛?例如你这样的虚伪?”

⋯⋯

MM相信自己并没有像过去一样跳眼皮,这个挑衅对如今的他而言太过肤浅。他露出一个微笑,即使没有回头看也将不屑展出刚刚好的程度:“很可惜,我的近况显然比你这只暴躁的猩猩好上太多。”

话语落音的一瞬间,MM甚至已经做好了防御的准备。但LP只是伸手细致地抚过他的脸侧,力度不带一丝恶意。若不是因为眼下情况紧张,MM觉得他甚至会因为这个举动而找回一丝熟悉的感觉。

不过LP似乎不这么想。

“你知道⋯⋯”

力气逐渐加重。

“你对于我而言依旧也没有变⋯⋯我对你这种模样还是非常,非常感兴趣。”

“哈⋯⋯可我没兴趣陪你。我需要休息,GM在哪?我去申请替换房间。”

就这样,没有继续对持下去的必要。招呼已经打过了,他们分别太久,而有些事情不应该再继续。最起码,不是现在。

“嘿,你在害怕吗?”

“害怕?你?别开玩⋯⋯”

“你真该看看你自己的表情。”

——

你真该看看你自己的表情。

这句话MM听过很多次了,但陷入回忆很显然会让自己构筑起的防御被轻易攻破。眼下他正被压着难受,尝试移动肩膀却很快地被LP强硬按压住。力度之大令他不禁皱眉。

“你就学到这些吗?在这种时候也像只猩猩?”

被嘲讽的对象,那名有与MM一样有着银紫发色与深紫脸纹的青年(或者该说是个男人了),只是扬起眉毛露出一种意为嚣张的笑容。MM还没看清,只觉得后脑一松,对方便已手腕一转,熟练地将单手解下的发圈套在了手腕处。

那个笑容也还没有什么变化。

即使如此MM还是察觉到了一些改变,或者说,从再次相见时候的面对面起他就意识到了:LP那些控制欲以及征服欲也随着他的力量被强化。而在过去,LP最乐意干的事情只有⋯⋯

那么现在这算什么?找乐子吗?还是说你想再一次证明自己?来吧,我可不会输给你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MM注意到LP似乎兴致也更高昂了些。是的,散去马尾只是第一步而已,接下来的过程这个男人必将得寸进尺。于是他闭上眼,感受到略微粗糙的指尖抚过脸侧,摩挲嘴唇,随之而来的是锁骨与脖颈被细致地一点一点按压或是揉弄。一种细微的酥麻感自后颈蔓延开上半身,哪怕是一个不起眼的颤抖也肯定被LP捕捉到了。温热的气息覆盖下来,MM感觉到双唇被温柔包裹,在充分润湿后,灵巧的舌又钻进口腔掠夺空气。含吻瞬间就变为了强硬地深吻,那个吻比过往经历的吻都更加的霸道,MM只觉得自己无法挣脱,平常的鲜少锻炼让他在此时的情况下实在占不了上风,只能在被吻到喘不过气时下意识地拽住罪魁祸首的头发,拉扯着以示无法继续。

“你还记得拽我头发?”

“闭⋯⋯闭嘴⋯⋯”

“你真该看看自己的表情。”

该死⋯⋯光是看着LP的兴致高涨,MM就能知道自己又随了这个混蛋的愿。但他现在甚至连气都喘不顺畅,对于LP将衣服一层层解开的举动也实在懒得再去管些什么。毕竟,好歹是你情我愿,虽然仍旧带了不服输的成分,但不看时机的抗拒只是无理取闹。

更别提他能感觉到⋯⋯LP也并非如表面一般的那么冷静。

衣物被开解的赤裸感让MM从思考中惊醒。LP已经适时地欺身压上,手恣意地摸索探寻,借着手感回忆该重点攻略的敏感部位。等MM缓过气来时仍旧是进行深吻,只不过这次更温柔了些。

上一次被这么爱抚的感觉似乎还是很久远的事情。本该别扭的情况下却莫名的想要被触碰更多——这真奇怪,MM知道自己在压抑下已经无法再去想象那些情动的感觉,却仍然会将LP一个简单的试探条件反射般去接纳。他注意到自己的双腿因下胯被对方膝盖顶住而不容许并拢,甚至连被褪下的衬衫都不知什么时候扭成了绳状捆住了自己的双腕。

现在的模样便是MM失去所有抵抗力并将上身赤裸暴露在LP眼中。这可算得上是不在控制的局面了,LP将控制欲暴露的太早太彻底,让MM有些慌张。

——他当然不会傻到劝LP冷静。因为这名过去的⋯⋯恋人,显然并不会听取这个意见。

来自鲜血与兽性的磨炼总归是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性。那些怪物在碎成血块肉酱之前所做的事情远远不止蹦蹦跳跳大喊大叫,它们遵循着最基础的力量法则,没有猎人在猎杀它们时能够装作熟视无睹。LP察觉得到自己的变化,冷酷,或是狂暴。他学会如何更加致命,更加疯狂,随之而来的是⋯⋯在面对强大的事物,更加强烈的想去征服它的欲望和行动力。

MM的自信与孤傲有多强大LP就有多喜欢,这点从未改变。只是当LP发觉MM对于他们的分离重逢有选择抽身离去的意向的时候,他便意识到自己该做什么了。

嘿,这可远远未结束。

LP回过神时,他刚好在束缚住MM双腕的衬衫上打了个结。而MM正咬着嘴唇故意将视线置之一边避免交汇,LP笑了一声,难得不带轻视,随后取下一直贴身的菱形吊坠,将坠绳绕了两圈后直接挂上了对方的脖颈。

“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觉得有趣?像我真正的所有物。”

“你是小孩子吗?”

这种逞强可比逃避有意思多了。LP看着因绕了两圈宽松度大大减少而接近普通项链一般的吊坠,拽住外圈使力将内圈缩紧成紧贴颈处皮肤的项圈模样。被外力刺激脖颈的MM不怎么舒服的咳嗽了一声,恶狠狠地回瞪了一眼。LP不以为然,开始思考该如何进一步突破防线。

身下的躯体在如此禁锢下显示出一种奇异又令人兴奋不已的脆弱,轻轻一碰就能感受到一种预示不安的颤抖。LP对此表示心满意足,这幅样子是怎么也看不腻的。他伸手褪去MM下身衣物,摸上洁白光滑的大腿内部,强硬按下想要并拢腿的条件反射后颇为满意地欣赏着因完全裸露而用手臂遮掩住半张脸的MM。

评论(4)
热度(26)
© 鸭毛M | Powered by LOFTER